夫妻俩搞出20项发明 为每年3万“专利费”发愁

夫妻俩搞出20项发明 为每年3万“专利费”发愁 笪金华夫妇

  一个是小学老师,一个是村妇女主任,这对夫妻能和“发明家”画上等号吗?您还别不信,他们手中的一堆专利证书足以证明:这是真的。但这些证书对他们来说,既不意味着金钱,也不意味着荣耀――而是一种烦恼。

  昨天,家住镇江金山小区、今年58岁的周路珍收到了一封来自北京的信函,她申报的“防爆轮胎”又获得国家专利。这种轮胎,即使车辆在高速公路上发生爆胎,也能完全保证车内驾乘人员的生命安全。

  然而,接到这一喜讯的周路珍却叹着气对记者说:她和老伴12年已经搞出了20项发明创造,都获得了专利证书。因为拿不出每年3万多元的专利保护费,目前他们的14项实用新型专利不得不“断保”。

  一个狂有个性的老公

  痴迷发明他昼夜难眠,靠酒入睡。如今,他的手机尾号是11529,“11就是双筷子,529就是我爱酒”

  他的发明,从车祸开始

  这对夫妻如何迷上了发明,要从十几年前老公笪金华遭遇的一起车祸说起――

  被远光灯刺得差点翻车 他开始琢磨防眩灯

  那是1997年10月的一天,时任镇江句容东昌中心小学老师的笪金华,从镇江乘坐公交车回家。车到拐弯处时,由于天色已黑,一辆轿车开着远光灯直驰而来,公交车司机被对方车灯刺得眼睛发黑,猛地撞上了路边的大树,险些翻车。

  总算平安回到家后,笪金华怎么也睡不着,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路上这么多车辆,晚上几乎都不开近光灯,会车时非常危险。为什么就没有一种既能照得远又能防止刺到对方司机眼睛的防眩车灯呢?这个问题连续很多天缠绕着他。

  制造这种灯有这么难吗?小时候玩的“镜子照老鼠”的游戏,不就是灯光反射吗?这个游戏原理有没有利用价值呢?

  为了琢磨这种防眩灯,笪金华特地将侄子拖拉机上的大灯卸了下来,带到办公室反复研究。那些天,他整日少言寡语,低头沉思,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是忘了下班,就是忘了吃饭,一张张的图纸小山般地堆在办公桌下。同事不知道他搭错了哪根筋,纷纷摇头窃笑。

  “中国这么多人,总不会只有你笪金华一个人聪明吧!”“一天到晚像丢了魂似的,何苦呢?”当周围很多人都认为他走火入魔时,笪金华却越来越清醒,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自己正在慢慢向目标接近。

  买了几千只车灯 两年后终于研制成功

  一次次试验,一次次失败,却给了他更多的经验和灵感。为了买车灯搞试验,他买了近千只车灯,一有空就拆灯,拼灯,锯灯,搞得家里一片狼藉。最后他干脆一次性买了2000多只车灯,拆了装,装了拆,不停地做试验。

  一年的痴迷,打乱了他的生物钟,他经常晚上睡不着,脑子里全是图纸。为了不影响妻子,他会半夜爬起来用手电筒照着画图。睡着了还会说梦话,以致小孙子晚上起来上厕所,还经常听到爷爷在说话。

  终于有一天,笪金华出现了状况,脑子里和耳朵里开始嗡嗡作响,整天就像“开火车”似的,昼夜难以入眠。

  最后,医生让他每天走不同的道路,沿路观看风景,跑累了再回家喝点酒,然后睡觉。他照着去做了,直到100多天后,才摆脱病魔。但这又落下了一个毛病:从来不喝酒的他从此变成了“酒鬼”,而且酒量猛增,现在他每天都要喝两顿酒,总量达7两左右。

  为了记住这段经历,他特地选择了尾号为11529的手机号码,11就是双筷子,529就是我爱酒。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年之后,他的不眩车灯终于问世,且获得了实用新型专利证书。

  昨天上午,在他家的车库里,记者目睹了这种灯的效果,看到这种灯没有朝上的反光,只有向前的光束。

  一个更有个性的老婆

  家里马桶漏水,老公不肯修,让她自己发明个不漏的,她就真发明了

  她的发明,从赌气开始

  发明了节水除臭坐便器 还发明了防爆轮胎

  第一代防眩车灯获得国家认可后,笪金华为防止技术被人窃取,又开始研究第二代防眩车灯。

  如此痴迷,也让本来十分平静的家庭出现了波澜。妻子对丈夫的举动是既理解又不理解,原因是拿个证书确实证明了丈夫的心血没有白费,但研制的费用从哪儿来呢?家里为支持他搞实验,已经是债务累累。但此时的笪金华已经着魔了,什么人都劝不住他。尽管他的发明不能产生效益,他还是要继续搞下去。

  虽然第二代、第三代,甚至第五代防眩车灯都相继获得了专利,但全家人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在这期间,只有南京一个老板前来和他洽谈投资,结果因为资金链断了,对方投入的100万也打了水漂。笪金华没有挖得第一桶金,反而被泼了第一盆冷水。

  妻子周路珍不干了,终于和丈夫大吵起来。当时家里的马桶漏水了,她让老公修一下。没想到老公毫不客气地“刺激”她:有本事你自己发明个不漏水的。

  很有个性的村妇女主任周路珍也不是个服输的人,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她真的开始思考如何改进坐便器了。为给坐便器除臭,她整天都在思考,但苦于不会画图纸,只好在脑子里空想。笪金华知道了妻子的想法,便主动替她画图纸,并给她提建议。但一次次的实验,都没能获得成功。

  奇迹又发生了:一天,周路珍腌制泡菜,发现仅用一点水就能封死玻璃缸口,从中受到了启发。一年后,她的节水除臭坐便器终于获得了国家专利。

  这还不算,一次,从电视上看到爆胎造成交通事故的新闻后,周路珍怦然心动,发明防爆轮胎的念头又勾起了她的创造欲望。经过两年的努力,她又获得了成功,成了老公心中的“居里夫人”。

  他们是一对“悲情”夫妻

  20项发明一分未赚 反被骗了20万

  随着一项项专利的获取,笪金华也接到多个企业和个人想合作的电话,夫妇俩自然十分高兴,邀请他们到北京、上海、香港等地考察的请柬像雪片一样飞来。但遗憾的是,不是因为资金问题,就是股份问题,合作始终没能谈拢。

  终于“有希望”了。他们和北京一家公司正式合作时,对方要求他们先对项目进行评估。按照对方的指点,夫妻俩花了很多钱去一家评估公司评估,结果评估结束后,这家公司人间蒸发――原来对方是合作公司的托。

  没想到,之后的几次尝试性合作,夫妻俩又相继上当受骗,先后被骗20多万。这让夫妻俩“脊背发凉”,从此再也不敢轻易找人合作。

  由于经常画图,不是找笔就是找尺,浪费时间,于是笪金华发明了“多用椭圆仪”,不仅能当笔用,而且可以当做圆规和计算尺;出差在外,经常丢雨伞,受到妻子的责怪,于是笪金华又研制出了“腰带式晴雨伞”,可以像腰带一样系在身上,拿下来还能当做棍子挑起50斤重的物品。

  交不起3万“专利费” 14项专利“断保”了

  10多年的发明,夫妻俩已经倾其所有,在经济上陷入困境。于是,让他们尴尬的事来了――

  按照相关规定,每年每项专利还必须缴纳900―8000多元的保护费。钱虽然不多,但对于有20项专利,且早被掏空的笪家来说,一年要交3万块,确实是个不小的负担。因为交不起“保护费”,夫妻俩的14项专利先后被迫断保,最长的已经断了5年――这意味着他们的专利很有可能要被别人侵权。

  昨天,笪金华告诉记者,目前他发明的第一代反射式防眩车灯技术已经被人利用,对此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因为早已“断保”了,好在他有后几代专利技术。但今后如果因为没钱又“断保”,这些专利的归属他不得而知,对此夫妻俩感到难受。

  ●记者追访

  发明如何变产品 这是个问题

  就专利保护问题,记者昨天也采访了镇江市创造发明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石金春。他告诉记者,镇江协会目前有会员300余人,其中拥有多项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的不少,最关键也是最难解决的就是知识产权走向市场的问题。

  眼下,发明者和市场存在着渠道不通畅,信息不对称等问题。虽然也有少数成功人士通过发明获得经济收益,但大多数人的发明创造都在“睡觉”,笪金华现象并非个案。如何帮助他们将成果转化为收益,需要社会各界的大力援助。但同时,另一个问题也不容忽视,那就是发明者的信息不对等问题。有些发明可能不是很有市场,如果痴迷于次,就得不偿失了。通讯员 鞠永平

  本报记者 张凌发 文/摄

  • $15.21
  • 10-04

选择颜色

Quantity :

Share :